网上被黑不给提款应该怎么解决——在线出黑团

  网上被黑不给提款应该怎么解决,相关问题,咨询底部微信为您答疑解惑,不成功不收费!

  20岁小伙被黑一年不回家只想把钱取出来

  阿亮自小在村内长大了,爸爸妈妈全是庄稼汉。因为阿亮从小爱玩不思进取,很早的从职专院校大学毕业就迈入了社会发展,应对县里的各种各样落伍的信息内容,阿亮不符合,惦记着去城内打工赚钱。饱经劝导阿亮都是坚持不懈入城,爸爸妈妈没法总算愿意了他的规定,这时的阿亮才满20岁,等候他的是啥谁都不知道。

  刚入城的阿亮沒有文凭沒有背景图,跟随一帮地痞流氓整天好吃懒做。一日他见到一个网吧招聘,便惦记着进来试一下。想不到阿亮一眼被老总看上,管吃管住一个月给他们三千块的薪水,阿亮也算作有工作中的人了,本认为时日一点点的会非常好,想不到老天爷给了阿亮触碰互联网的机遇,都是把他往另一个谷底里推。阿亮某天在一个顾客的桌面见到了网度网址,他常常的偷窥这一顾客网度的状况,发觉他常常的赢点一点钱,并且每一次都开心的来,开心的走。阿亮从不了解还有那样的挣钱方法,因此他趁顾客少的情况下自身打开计算机也寻找那个网度网址刚开始通水,一个月两千元的收益,阿亮一开始也就是说一两百的玩,想不到赚着赚着一百变一千,乃至数最多的情况下能过万,几乎从未见过那么多少钱的阿亮一发不可收拾,他不能自拔。惦记着靠网度发家致富。就在他好梦还没保持的情况下却出現了怪异的难题,他发觉每一次他全是赢小赔大,资金投入的越大输的越惨,这时帐户里还有五千多元钱,阿亮有点儿不愿玩了。想着把钱都拿出去还是正儿八经的上下班过生活吧。結果这一次提现却出現了出现异常,账户没法登录,要不就是说卡死,清查了网络线沒有难题,毫无疑问是网址的难题。

  他从在线咨询了一个技术专业出黑的人,明确自身网站被黑之后想方法取出钱来,这全是一年前的事儿了,这一年期内阿亮害怕回家了,没脸见爹妈。出黑的人说他是遭受了网度舞弊,也就是说电子器件牌。电子器件牌将会是许多

  度鬼听过的网度广为流传最普遍的舞弊技巧,这一物品到底有什么,相信毫无疑问有。如今的高新科技比较发达到何种程度,相信任由你的想像力是想像不出去的。什么是电子器件牌,浅显易懂一点就是说依据注码整体行情杀大陪小。那样讲你懂了吧?阿亮就是说遭受了这样的事情,造成自身输了钱,但是如今早已网站被黑,钱没法取下该怎么办呢?

  网上被黑不给提款应该怎么解决,请第一时间联系底部微信,勇哥出黑工作室为您解忧!

  网络骗局屡见不鲜,但仍有人轻信套路上当受骗。最近,如东警方破获一起网络堵博诈骗案,经查,受害人被骗金额高达121万。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0月22日,受害人高某到如东县曹埠派出所报警,说自己被骗了121万,经了解,高某今年10月中旬通过微信“摇一摇”功能结识了一名微信好友,聊天中这位网友向她介绍了一个堵博平台,还说“平台合法,稳赚不赔,自己也在玩”。抱着试试的心态,高某先行充值了5万元,当晚便有1万元到账,而且可以提现,尝到甜头后,高某深信不疑。

  后来这个所谓平台客服打电话给高某,现在平台有活动,充50万送8万,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微信好友,这个好友就劝她说“你要不干脆充100万,这样送的还多一些”,还说“如果钱不够,我帮你充15万”,意思是只要高某充85万,然后她还查了一下,果真里面有100万了。

  充值成功后,堵博平台提示赠送了16万元,可当高某想再次提现时,却被系统提示要“验资”,还要缴纳各种手续费,累计汇款121.84万元。高某想向微信好友咨询,却联系不上对方,这时她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骗了。

  接到报警之后,我们立即把受害人的银行流水调了一下,发现她的121万全部到了一张卡里,就是客服提供的卡,然后再通过这张卡,分散到另外的八张卡里。

  经调查取证,如东警方发现,两名男子分别在福建省云霄县一家银行的ATM机和柜台将赃款全部取走。在当地警方协助下,研判出取款人身份,将两人抓获。然而这两人都身患重病,被骗资金去向还需进一步侦查。

  由于这两名取款人都是尿毒症患者,非常严重的尿毒症,每隔一天就要去透析,所以没办法把他们带回我们本地进行刑事拘留。抛头露脸的事情就找这种绝症病人来做,因为他们反正就是已经绝症了,不怕处理。目前通过这个取款人,下一步这个资金去向,我们还在进一步调查侦查当中。

  警方提醒,堵博在我国属于违法行为,不存在网上合法堵博平台;此外广大市民在网上交友时,一定要谨慎,任何提及到充钱、账户等行为都要当心。

  通过小诱饵博取你的信任,你就相信对方了,觉得这个网站是真的,确实有钱到账了,等到你大资金投入的时候,这钱是完全不可能提现的。不认识的,没见过面的,不是现实中的朋友,就不要借钱,或者听信别人去充钱买什么东西。

  网上被黑不给提款应该怎么解决——在线出黑工作室!

  过去讲过关于“杀猪盘”(点击文字回顾)的内容,今天我们再来讲讲缅甸签单,虽然不是同一回事,但本质上都是诈骗,所以不管你身处何处,面对什么样的处境,千万不要信!

  关于今天这个主题,其实是之前一位朋友在留言中提出的,不过比较遗憾的是,这个涉及敏感话题,许多内容发布出来,也找了相关资料,对比了一下,发现国内都已经被墙了,所以只能通过两个戒堵吧的小故事来给大家分享一下,不过现实往往比故事残酷,本文中的主人公算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还不起钱的只能客死他乡。

  缅甸签单是什么意思呢?

  简而言之,就是你一条命过去,借你几十万,上百万进堵场,赢了都是你的,输了的话就必须让国内的亲戚朋友汇款过来,没钱给?不给就直播剁手指、割耳朵,直到给钱为止,因为国内法制建设相对完善,所以当你来到这个失控的国度时,你要面对的危险就成倍增长了。

  也许有人还会想,那我搏一搏呀,是输是赢还不一定呢!有人输,那必然也有人赢啊!如果你这样想,只能说,你真是太天真了!

  来看一个下河老哥的亲身经历,真假不能求证,但还是那句话,不要去堵!

  本人自从16年以来,总计500万到800万,有人很好奇怎么输得,都是,买球滚球,你们听说过的我都输过。

  后来从网络堵友黑皮口中得知缅甸签单,就是不用钱直接去堵,而那个时候我已经彻底的成为你堵狗,二话不说直接买了去昆明的机票,到了机场小刘(叠码仔)接待的我们,直接上车,做了八个小时车直接到达缅甸山区境内,在这个不大的堵场停了车,一下车就有个堵场经理的人接待了我们,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去堵场办公室了,一进去就拿了份类似于合同给我们,20万

  一天利息5000。

  我和黑皮二话不说就签了,然后经理直接带我们下去拿了20万筹码,(全程有打手跟着)过程就不描述了,反正就是输了,刚开始的时候还赢了六七万,后来三个小时内就都输光了,我再想去找堵场经理签单的时候,堵场经理理都没理我,打电话给打手问下了黑皮的情况

  。

  两三个小时后,黑皮也被带进来了,晚上的时候饭都没得吃,直接把我们蒙上然后开车把我们带到乡下房子去,进门后我惊呆了,里面有四个男人(四个大概都三十来岁,全身都是淤血,双手背绑)全身赤裸的趴在一个笼子里,还有几个打手一样的人,这个时候开车过来的打手直接把我们两带到房子里的打手头头那里,用缅甸话说这些我听不懂的,然后直接走了,这个时候房子里头头,说话了,

  想要走,很简单,还钱。看到狗笼里的人吗?这就是不还钱的后果,还有比这更惨的了。

  我当时心里突然就怕是了,我以为顶多就是威逼利诱,想到是这种结果。头头转身跟我说你那28万一天内能到账吗?我自然反应的回了句“不是20万吗,一天5000的利息怎么变成28万了”。打手立马给我一巴掌,我立马就怂了,28万就28万。头头也问了句黑皮,多少钱?黑皮也立马点头28万。

  我立马拿出银行卡,跟头头说,我这卡里还有三万,你先拿着,剩下的25万我过几天给你,头头直接把银行卡给了打手,打手就出去取钱去了。

  头头直接跟我和黑皮说,我给你们两一天的时间,28万立马给我转过来,一天内没有转过来,就准备进笼子里吧!我跟黑皮立马点头说,可以可以。头头丢给了我们个电话,“赶紧打电话凑钱”。我说了句,“我们自己的手机能先还给我们吗?电话都在手机里,头头说“手机可以暂时给你们两,只能用来抄电话”。我立马点头说“可以”。接下来我跟黑皮就在抄电话(全程有打手看着,做不了别的举动)。

  抄完后,我立马用着头头给的手机开始打电话。(免提)直接打给我爸,跟我爸长话短说了一大推,我爸信都没信,直接挂了。(因为我有过这样的前科),打手想把手机拿回来,我立马说了句“我在打一个,绝对有钱”,这个打手说了句“看在你还了三万的份上在给你个机会”。我立马接过电话,继续打给我爸,直接带着哭腔怒吼,我在缅甸堵搏欠了25万,再不还钱的话你儿子就没命了。我爸可能感觉是真的,说跟我妈商量一下,先挂了。我立马跟打手说“马上有钱了,等我爸回电话”。

  隔了二十分钟,我爸回电话了(后来我才知道,在这二十分钟里,我爸问了我亲戚朋友,没一个人知道我在那里),我爸可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问我在哪里,我说在缅甸,现在一时半会说不清,等我回国了我在跟你说。我爸说“好,钱我晚上打给你”。这时我的心才缓下来。跟打手说“现在已经在打钱了,明天就到了”。打手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看了一旁黑皮的脸色,估计是没钱。打手也问直接拿了他的电话,机会都没给。

  过了会,笼子里的人一个个被拖出来打电话,一个个边哭边打,唯独第三个,直接骂了句头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骗老子的钱”后面带句家乡话没听懂。打手二话不说,立马拖出来嘴里塞块布,用臂力棒打,打个半个小时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拖进笼子里。

  这时打手拿着我卡里的三万块过来跟我说:“你的钱什么时候能到?”

  我说已经打过来了,明天就能到。头头看了一眼监视我的打手。打手点了点头。接着问黑皮。黑皮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再凑再凑。头头看了眼监视黑皮的打手,打手摇了摇头。头头立马一巴掌给黑皮,黑皮立马反手。几个打手直接拿着臂力器打黑皮。持续了半分钟。黑皮就倒在地上抱头挨打。

  这时头头过来散了支烟给我和我闲聊,和我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也是帮老板做事,把钱还了,对大家都好,(我心里想着,去你妈的,等老子回国了别让我知道你是哪里人,不然花钱都要弄死你)。虽然心里想着弄死他,但是口头上点头说

  对对对。

  闲聊中,我知道四个笼子里的人是什么情况。第一个,签了20万,关了三天笼子,打老实了,正在凑钱。第二个和第四个是朋友,一人15万,关了个把礼拜,也很积极的给家里打电话。唯独第三个,是块硬骨头,关了半个月,天天往死里打,都不给家里打电话。说再打一个礼拜试试。聊完了就让我和黑皮滚上去睡觉。

  楼上只有两个房间,我跟黑皮睡最里面的房间,没有床,只能睡水泥地,我给黑皮发了支烟,问他钱凑的怎么样,黑皮说“我就是没钱才来签单的”

  我回一句,“那里打算怎么办?等死吗?”黑皮可能被打怕了,回了一句尽量吧。我也没回他。心惊胆战了一天,我准备睡觉,黑皮突然说了一句,我们逃跑吗?我立马吓了一跳,小声跟他说“这个房子连窗户都没有,门口还有打手守着,你打算怎么跑”。

  黑皮激动的说了句“第一天好,过了明天我们两就跟笼子里的人一样,天天拖出来打,还不如去死”。我嘲讽的回了一句“我家里已经打钱过来了”。黑皮也没回我了。我就睡觉了。

  半夜,我被楼下的惨叫声给吵醒了,我一看,我身边没人,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去楼下,就看到黑皮被所有打手用臂力棒围着打。惨叫了几句就昏过去了,头破血流,触目惊心。笼子里的人也被吵醒了,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黑皮。打手直接叫我滚回楼上去。我带着惶恐入睡,心里想着“等钱到了马上走”。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下去问头头我银行卡的钱到账了没有,看了一眼笼子里黑皮,被打的皮开肉绽,一动不动,宛如一个死人,头头立马安排监视我的打手去查取钱,头头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昨晚怎么不和他一起跑?”

  我笑着回了一句,“我胆小不敢。”

  头头笑着看了我一眼,我问头头“钱到了你们立马放我走吧?”

  头头笑着说“放心,行有行规,你还钱这么效率,钱到了我立马让打手送你下山”。我笑着说好好好。有一句没一句跟头头聊着。

  从头头口中得知,黑皮昨晚借着出门上厕所的名义想跑,没想到打手根本不放他出门,黑皮就直接闯门,被拦下来一顿毒打,水泥地都没得睡了,直接关笼子了。

  上午的时候我(我至今记得),打手们把笼子里的人一个个拖出来,双手背绑,口里塞一块布,先用臂力棒,再用鞭子抽,在倒辣椒水。再像死狗一样拖进去,唯独黑皮没有打,头头说昨晚打的蛮严重了,今天再打怕打死。打死了找谁拿钱去。

  中午他们吃饭的时候,监视我的打手拿着袋子把钱拿回来了,头头点了点钱,说可以放我走了,不过要等到晚上,我也没问为什么,(心里想千万别拿了钱不放人)。他们吃完晚饭后,说直接带我下山,笼子里的所有人对我投着羡慕的眼神,我看了一眼黑皮,他还没醒,心里只能祝你好运了。我出门的时候眼泪汪汪掉下来,这两天的缅甸之旅我这辈子都会忘记!

  出门后,我才发现在山上,属于叫破喉咙也没人知道的地方,两个打手把我按上车,蒙眼,低头坐在后座,车子大概开了两个小时多,才到达一个小镇上。把手机证件还给我就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自由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接下来我立马给家里电话报了平安,叫我朋友转了点钱给我直接去内比都(坐车坐了我三天)搭乘回昆明的飞机,永远的离开了缅甸这个是非之地。

  回家后我直接跪在我爸妈面前发誓再也不堵了。这几天的缅甸之旅让我知道了生命和脆弱,堵狗的下场。

  我也想过报警,可是我连地名都不知道,叠码仔也是黑皮联系的。

  黑皮也联系过,回来了,但是精神好像出问题了。很难沟通。

  工作室从事该行业多年,熟悉黑网站的常见套路,只要方法得当,成功出款不是问题,1-3天出款!这几年来帮助很多兄弟姐妹挽回损失,如果你不知如何是好,可以通过底部微信联系我们!

  网上被黑不给提款应该怎么解决,只要平台能正常登入,额度正常转换,就可以挽回损失!

相关文章